高德注册来中国淘金步伐加快

高德注册光大证券和广发证券海外投资暴雷的事件震惊了整个市场,对于国内券商的“出海”投资敲响了警钟,收紧是可预见的未来一段时间内的大趋势。随着“一带一路”投资合作稳步推进,我国海外投资日益规模化、多元化、复杂化。不仅是在二级市场,一级市场的投资机构在海外的布局也有一定姿态转变,和几年前在海外动辄一掷千金的局面相比,中国创投机构出海也更为理性,尤其是此前科技投资热门之地——以色列。
有创投机构对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表示,主要原因在于前几年国内的闲散资金充斥市场,各种渠道的钱都涌入了股权投资领域,有迫切的出海需求,而去年开始的行业洗牌和“募资难”现象今年其实还在业内延续,很多机构自身都“弹药不足”,投出去的每一分钱都是希望用在刀刃上的精品项目,或者是和其产业布局逻辑相符合的初创公司,在拍板之前更显理性。
犹太创业者主动来中国寻金
深圳前海深港基金小镇的最大会议室里,10个来自以色列的医疗类创业公司在和投资人路演,从特拉维夫直飞到深圳的15个犹太人激情澎湃地向中国投资者展示他们的医疗“黑科技”,希望能获得中国资本的支持。
“其实像这样类似的推荐活动有很多,尤其是以色列的项目,我几乎每个月都会收到邀请,”参会的深圳某国资背景产业资本投资医疗项目负责人告诉记者,“以前我们看类似的项目都会跑到当地,现在有各种途径,以色列的创业团队可以到中国来,这些项目可以主要归为两类,第一,在美国、欧洲市场已经推广了产品,想进军中国扩大市场;第二,to China的项目,看好中国的市场专门做中国生意的初创公司,基本聚焦在小而美的技术创新,能够解决相关领域实际操作中的痛点。”
以色列是“一带一路”沿线的重要节点国家,而且已经产生非常多的影响全球高科技领域的创新技术,例如2017年153亿美元被Intel 收购的智能驾驶领域领军企业Mobileye,应用在苹果iPhone X作为3D人脸识别的Primesense,USB快闪存公司M-System等,包括微软,Intel,思科等科技巨头在以色列收购高科技公司的数量均超过10家,而且以色列创业者大多数创新都以底层技术为主,连续创业者非常多,他们力求解决现实技术问题,提出真正高效的解决方案才是他们的驱动力。
从公开资料可以获知,不仅仅是深圳、上海、北京、珠海、成都等地都在积极推进中以的项目合作,诸如中以新经济与创新孵化研讨会、中以科技创新投资大会、中以海外并购基金项目对接会等活动频繁举行。
以色列最大的共同基金Meitav Dash顾问、以色列Alignment Capital执行总裁Itamar在和参会者介绍时表示,以色列在全球范围内都具有非常强的科学驱动力,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新兴企业总数,超过全欧洲这类企业总和。其中医疗医学、生物材料等技术创新处于世界领先水平,很多以色列开发的新医疗设备、医疗材料和新治疗方案与方法,都可为当今医疗业中的头疼问题提供解决途径。而这些技术也是急需转型的中国制造到中国创新的投资人所看重的。
对于Health Watch的联合创始人Amos Shattner来说,中国并不陌生,这已经是他近3年内第10次来到中国,他所创立的专注于健康管理的Health Watch此前已经获得中国机构的天使投资和以岭药业的2000万美元的战略投资,而这次到深圳他想接触更多的产业资本。除了资金以外能带来更多资源,能够帮助他们加快布局中国的市场。
“我第一次到中国来的时候大概是3年前,当时在上海和一个并不很出名的投资机构介绍我们想做的事情,开发一种心脏监控的可穿戴设备,能够实时监测用户的健康状况,可以穿在人们衣服里面的贴身内衣,这件衣服并不会影响正常穿衣,并且会实时传输使用者的一些医学数据到云端,”Amos Shattner回忆道,“印象最深刻的是,还没有等我到机场就收到了对方的电话,同意投资我们,前后可能不到3个小时,那是我在中国获得的第一笔投资,也是公司发展最早期的投资。”
而这样能快速拿到钱的局面一去不返。Amos Shattner表示,现在来中国的路演能明显感觉到,投资人们考虑的因素会更多,比如是否产业布局匹配,国内有没有类似的竞品,新一轮融资的速度和之前相比明显有差距,但他仍然很坚定地看好中国市场。
青睐源发技术 “出海”更显理性
和前几年的以色列投资蔚然成风局面相比,创投机构的“出海”更为谨慎,结合产业合理布局,以中国的制造能力和市场换取国外先进的初创公司科研成果成为投资人们深度思考的问题。像中国的阿里巴巴、腾讯、京东等行业巨头已经注意到了以色列在科研方面的潜力,并在以色列建立科研中心。
而风投在以色列也特别活跃,除了本地风投,来自德国、美国、欧洲着名的风投公司对以色列的科技公司有高度的关注。Itamar介绍在2018年以色列的高科技投资方面,中国的风投机构占比在3%-4%,他预计2019年来自中国的风投在投资额和项目数量方面都会有增加。
在高特佳投资执行合伙人张鹏博士看来,前几年出现的中国投资人蜂拥向以色列的热潮是阶段性的现象,近两年由于资管新规以及国家部分政策的影响,整个行业资金面偏紧张,尽管最近会有一些复苏,但整体看来不会出现像前几年那样疯狂的现象;此外,就项目端而言,国内的创业者喜欢追热点,或者做模仿性强的项目,从投资机构的角度来说还是有很多担忧,所以希望去寻找技术源发地,所有科学技术的发源地都在关注范围内,不仅以色列,包括奥地利、德国、英国、美国等地的技术以及研究所都会接触,不断寻找前端的技术并且做一些孵化,但步子不会那么大。
“以色列的医疗项目近年来非常看重中国市场,尤其是临床医疗,其医疗创新项目呈现出‘小而美’的特点,他们大多是解决医疗中的一些小痛点,对现有技术不形成竞争关系,但跟产业端的联系非常强,可成为未来产业中的有效环节。”张鹏说,“相反国内的创业者喜欢一味地模仿、复制一些热点,其实我们应该学习以色列的创新思路,鼓励自己解决医疗中的小痛点。”
前海深港基金小镇机构业务部总监鲁佳慕也认为,我们的基础创新相对薄弱,目前中国的创业者还是集中在“从1到N”的商业模式创新,对“从0到1”的创新研发成果转化类投资较为缺乏,这种现象亟待改变。
“以色列是全球科技瞩目之地,65%的公司在科技上都有杰出成就,但受制于地域面积和人口数量,其科技创新多集中于早期技术和产品等基础研究领域,而这恰是深圳产业转型中面临的短板。”他补充道。
作为深圳本土机构,高特佳的张鹏表示,虽然看中了此次来路演的3个项目,但并不会立刻就出手,需要在立项、尽调通过之后,走投委会、经风控、财务等方面的投资决策流程,从长远发展的话,这些项目需要很强的产业合作者,金融机构是助力的作用,三方合作比较理想的模式。高德注册
上一篇:高德娱乐主管年收入首次突破1000亿美元
下一篇:高德注册3000亿资金蠢蠢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