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德娱乐主管实名举报村支书

微博再现名人公开举报。这次,是国家柔道队运动员马端斌。
3月27日晚8点,微博认证为“国家柔道队队员”的马端斌在其个人实名认证微博发布了一则题为《柔道世界冠军实名举报两任村支书:贪腐上千万、勾结地痞殴打村民》的微博,引发社会关注。
该微博写道,“我叫马端斌,是国家柔道队现役运动员。曾取得世界柔道各大赛事的前三名、全国冠军、全运会冠军。2016年代表中国参加了里约奥运会,多次为国家争金夺银,赢得荣誉。我的家乡是辽宁省本溪市柜仁满族自治县五里甸镇桦树甸子村。我现在实名举报我们村两任村支书刘忠军、刘忠和贪腐上千万元、勾结地痞流氓欺压村民的问题。”
此外,马端斌还在微博中透露,刘忠军和刘忠和是亲兄弟。此前刘忠军因为贪污腐败,在村民不断上告后,受了处分被劝辞职,没想他亲兄弟刘忠和又当上了村书记。同样在村里胡作非为,飞扬跋扈,巧取豪夺,村民苦不堪言。
不过,3月28日10时30分左右,马端斌删除了他的举报信,并发表了最新一条微博。微博内容只有一个字——“唉”。
马端斌删除举报信的举动,也引发了网友猜测,不少网友认为“他被谈话了”,有位名为“TBE2020”则表示,“加油,你的无奈我们都懂”。不过,对于这些留言,马端斌并未回应。
针对马端斌在文章中举报桓仁县五里甸镇桦树甸子村两任村支书刘忠军、刘忠和贪腐上千万元、勾结地痞流氓欺压村民的问题,辽宁省本溪市桓仁满族自治县官方28日回应称,县委、县政府对此高度重视。桓仁县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表示,桓仁县官方于28日早间成立了4个调查组进入该村,对事件展开全面核查。
目前,被举报人员正在接受停职检查。
//
国家队运动员举报家乡村支书,为何?
//
3月28日,记者再次联系当事人马端斌。马端斌确认举报确实是其本人所为,这也是无奈之举,没有考虑过是否会给自己带来麻烦,“我不能让他们逍遥法外。”
记者详细阅读这份举报信后发现,马端斌主要在微博中陈述了6点刘氏兄弟的主要腐败行为,主要涉及桦树甸子村村民集体经营的五味子加工厂收益被刘氏兄弟侵占、刘氏兄弟设立的五味子加工基地无合法手续等。
此外,举报还包括桦树甸子村村支书套取国家扶贫基金1000多万以及刘氏兄弟勾结流氓地痞打人等内容。
马端斌在微博中表示,“两任村支书的所作所为引发众怒,但是大家都敢怒不敢言。提反对意见的村民,有的被镰刀砍伤、有的牙齿被打掉,有村民养殖的蜜蜂被毒死,有村民的水稻被毁坏。”
而遭到暴力打压的村民中,就有马端斌的父母。马端斌告诉记者,自己的父亲今年已60多岁了,曾遭村支书派人殴打。“大约在四五年前,刘忠军的叔叔霸占了我家的地,然后武力殴打了我的父亲。”
根据马端斌提供的照片显示,其父眼眶下方有明显的淤青,胸前、肩部、腿部等部位亦有多处伤痕。
马端斌父亲身上被打的伤痕。马端斌供图
记者检索国家体育总局以及中国奥委会官网后注意到,马端斌于2015年1月5日被国家体育总局竞体司授予“国际级运动健将”称号。2016年7月18日,马端斌作为中国柔道队成员出现在里约奥运会中国体育代表团动员大会上,为国出征。
另据桓仁县政府官网内“桓仁大事记”栏目公开资料,“桓仁籍运动员马端斌获第十一届全国运动会男子柔道66公斤级金牌”作为当地文化体育事业繁荣的典型,在当地县委宣传部等部门联合评出的“2009年桓仁十大新闻”中亮相。
此外,马端斌在微博中所说的家乡“柜仁满族自治县五里甸镇桦树甸子村”实为“桓仁满族自治县五里甸子镇桦树甸子村”,桓仁满族自治县地处辽宁东部山区,隶属辽宁省本溪市。
据桓仁县政府官网2017年9月25日公开信息显示,桦树甸子村全村有500多户人口,几乎家家都发展了五味子种植产业,种植面积达4100多亩。
//
村民自2008年起多次举报未果
//
3月27日晚,记者在注意到马端斌举报后联系相关知情村民。
据知情人王松林(化名)透露,自己已经前后举报刘氏兄弟五年多,一直没有什么效果。
王松林告诉记者,“村子里果树林木很多,但刘氏兄弟从2007年前后逐渐通过各种手段收去并入自家的产业,村民谁敢阻拦就会遭到打击报复。近年果树行情好,刘忠军转手就以60万的价格卖掉了果树林的承包经营权。”
王松林还表示,直到2014年下半年,在桦树甸子村多位村民持续反映情况后,担任村支书10年的刘忠军才因“年龄比较大”的原因被劝辞职。随后村民们选举了另一位新的村支书。吊诡的是,新村支书任职一年后,弟弟刘忠和在2016年的村支书换届选举中当选。
另有桦树甸子村村民卢梁鸿(化名)向澎湃新闻表示,在2016年的换届选举之前,“刘忠军联络了关系比较好的村民,买票让他老弟当选的。”
据卢梁鸿透露,刘忠和当选村支书后变本加厉。早在2008年,卢梁鸿与其胞弟就因为果树林买卖的事情遭到不明人士的殴打,后来刘忠军出面赔偿了2000元。2016年刘忠和当选后,面对村民们不断举报,竟然扬言“谁要是拿掉刘家,就拿掉谁一条腿”。
卢梁鸿告诉记者,“村民们自2008年起就开始告刘氏兄弟了,一直没啥结果,查他们的人都说没问题。”
2008年9月27日,时任中共桓仁满族自治县委常委、组织部长李友在题为《全力打造核心力,党群携手建新村》的文章中对刘忠军有过记载。
李友写道,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刘忠军过去经常到南方大城市销售中药材,目睹发达地区农民那种让人羡慕的生活,而自己的父老乡亲仍然在贫穷落后的生活中挣扎,作为全村的当家人,他深感肩上的担子沉重。2004年,经过深入的市场考察和科学的论证分析,班子成员一致认为要使全村走上富裕路,必须在产业结构调整上下功夫,而发展五味子就是一条符合村情实际的致富路。
李友还写道,“今年38岁的刘忠军多年来靠种植中小药材、加工人参、销售中药材,每年收入高达30多万元,有自己的私家轿车,在县城有自己的楼房,是当地有名的产业大户,在群众中有很高的威望。”
根据企查查信息显示,刘忠军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企业名为桓仁益民中药材专业合作社。在高管名单中,记者还看到了刘忠和、刘忠山二人的名字。
当地村民告诉记者,上述三人为三兄弟,名义上工厂是公家的,实际上就是他们刘家的,就连财务公章都在刘忠军的妻子手中保管,会计早已经成了摆设。多年来,该工厂的盈利村民没有得到一分一毫。
3月27日晚间,记者尝试联系桦树甸子村原村支书刘忠军的电话,在记者表明身份后,对方挂断电话。
3月28日上午,记者尝试连线现任桦树甸子村村支书刘忠和,刘忠和在接听电话后立马挂断。
//
村支书回应:没贪过一分钱
//
报道刊发后,3月28日一大早,刘忠军联系记者,就举报信内容作出回应。刘忠军表示,昨天挂断电话是因为自己睡眠质量不好,又怀疑是电话骗子,所以不方便接听电话。
对于举报信中指控其贪腐的问题,刘忠军作出了否认:“我们桓仁县有公检法、有纪委等部门,我敢贪污几千万的国家补助么?”
刘忠军认为,举报人这样的做法,系出于其个人提出的不合情理要求没有得到满足,出于自身的利益而举报。据其讲述,马端斌以及姜姓村民都曾向村里提出过不合理要求,此前也曾来村里反映过情况,并向村里要钱。“我们认为这是无理的要求。2014年,当地纪委也进行了调查,(调查显示)我根本没有一分钱的贪污行为。”
至于举报信中所说的打白条行为,刘忠军并未否认,“打白条的确是有,但是这农村老百姓哪有正规发票,打白条是农村很常见的做法。”
刘忠军表示,对于这样的指控很生气,举报人的做法已经影响了其名誉,“我会讨要一个说法的。如果外界对于事实有疑虑,欢迎记者来到五里甸子镇桦树甸子村实地调查。”
村民:已将白条等证据交予纪委
据举报信称,桦树甸子村从2001年开始发展五味子产业,名义上是村集体资产,村里负责运营支出,但村民却不享受分红,收益全都进了个人腰包。而运营支出的账款也没有正规财务手续,刘氏兄弟二人都是以白条顶账,共产生白条790余万元。另外,五味子加工厂、基地经营也存在问题,工厂没有任何合法手续,堪称黑加工厂、黑基地。
王松林告诉记者,自己已经前前后后举报刘氏兄弟五年多,白条等证据也已交予纪委,“我不识字,我们举报的时候, 说白条哪个哪个不公平,都给折了印子。”
上一篇:高德主管定了,你们的五一小长假又回来了
下一篇:高德娱乐主管年收入首次突破1000亿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