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面朝“沟/井”,背朝“塔顶”的我们换一种活

高德注册这段时间,路上走着,偶尔会碰到熟识的人,他们总免不了调侃几句:“老汪,你牛呀!你的那个什么‘天空之眼’,什么智能帽子,太牛了!”他们说到的“天空之眼”是指南非开发的“i-Command指挥中屏”系统,这是一个类似大家常在影视中见到的美军的现代化作战前后端双向实时可视、可沟通,集“侦查、分析、决策、打击”于一体的管理系统,支撑地理化、可视化、实时沟通、及时求助、快速支撑响应的现场作业管理平台,可有效提升项目管理作战效能。这是南部非州地区部在数字化方面扎扎实实打下三年坚实基础后,汇聚众多兄弟们日常心血与苦难萃取而成的成果。
记得2016年9月18日,为不让自己今生有憾,就着刘世洪老师嘴里那句“老汪,华为这么大的舞台,你不借着这个舞台到海外看一看,你一定会后悔的”,我第一次双脚踏出国门。
组织架构不同、职能分工不同、营商环境也不同,这几年南非业务量虽然年年复合高速增长,但在奔跑的路上对一些业务运作中的问题却看得清道不明。自己在国内的经验推行,就像拳头打在空气里,虽然经验告诉我“要有耐心,改变不可能一促而就”,但强烈的挫败感还是让自己时常在深夜里想起大女儿眼泪汪汪的那句追问——“爸爸,你什么时候回来呀?”
怎奈回头无路,更不想走失败的回头路。
 
深埋一颗希望的种子,静等春雷
2017年初,我深扎入第一个海外外线项目“灭火”后,让我第一次对海外“上天入地”的项目有了全面的了解,对当地分包资源的状况也有了刻骨铭心的认识。之后,我又陆陆续续平定了其他几个大项目的交付投诉,在这个过程中,我对ISDP(集成服务交付平台)的优缺点也有了由浅入深的认识,既见识到了ISDP的强大,也认识到了它的厚重,体会其无法快速适配一线需要之痛。
每一次项目救完火,地区部交付VP陆宝强就问我“你们南非的交付想往哪里走?像现在这样人拉肩扛?像现在这样天天‘夜总会’,哪个项目出问题,把老汪你往前一推,上去挡枪口?”他说我是一个“推土机”式的人物,有很强的执行力。但我知道领导其实讲的是我的全局观不够,前瞻性不足。他想要的不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惨胜,而是我们交付人“静水潜流”式的岁月静好。
在这一系统过程中,我对如何走出当前的交付困境从未停止思考。印象最深的是陆宝强经常给我们播放的其精心裁剪的美国高科技电影《天空之眼》。他第一次陪我们一起看完时,没有给出标准,只是让我们每个人结合自己的业务现状,谈自己心中“数字化”交付的愿景。影片中的“侦查、分析、决策、打击”一气呵成的高科技战争虽跟我们实际面朝“沟/井”,背朝“塔顶”的现场作业有天壤之别,但怎么实现“天空之眼”式的交付,从那时起就成为了我的梦想深烙脑中,梦想着哪一天能像任总说的“喝着咖啡,谈笑间,愉快地跟客户把生意做了。”
 
数字化交付听着很“丰满”,落地很“骨感”
2017年,是南部非洲数字化交付转型的元年。当年7月,地区部联合代表处,由晓东作为Owner,我、梁青峰、李杨,组成地区部数字化推行“三驾马车”开始在南非代表处全力推行。考虑南非分包商情况,推行伊始,我们只要求分包商从最简单的进站打卡开始,但就“Clock in”这么简单的一个动作,我们推了整整大半年才找到方法,开始有效落地。
2017年底,分包商使用ISDP后,系统里逐步有了一些数据,我开始思考如何更好地使用这些数据,助力项目管理?当时公司PowerBI刚开始推出,我们从当时国内运营商客户的搬迁项目“打点/点灯”受到启发,开发各种基于PowerBI的“点灯”看板。
初期,PowerBI“点灯”看板以它的真观性、实用性征服了大家,项目组、地区部各方面反馈都很好。但短暂的激情过后,发现项目组又“回潮”至初始作战状态;深入调研后,项目组反馈PowerBI看板虽能更好地帮他们快速看清问题,辅助“事后”性质的管理,但缺少实时互动功能,他们更想要的是能帮他们“盯住事前”、“解决事中”的作战工具。我自己也慢慢理解到PowerBI对DOC大屏监控是有效的,但对瞬息万变的战场因无法可视,无法及时有效沟通,作用甚微。这种深深的挫败感,让我再次深度思考我的作战工具应该长什么样才能真正帮助项目组解决问题。


老骥伏枥,知耻而后勇
2018年底,地区部DOC已经日渐成熟,PowerBI上线的各种纬度看板,可以多方面进行问题发现和管理,对各代表处全业务进行体检。“日清日结”开始全力推行。“日不清,夜难结”是南非的业务实际状况,也是制约我们交付效率提升,管理改进的最大痛点。
南非代表处是整个南非地区部最大的代表处,拖着整个地区部的后腿。看着我们的情况,陆宝强也着急,每每见到我就问南非改进情况。史睿当时压力也很大,很幸运两位领导没有给我们过大的压力,而是跟我们一起开会、分析,让我们把困难都打开讨论,“iCommand—指挥中屏”的轮廓就在这样的讨论中被基本勾勒出来了。
7月初,我带着自己平台的两个新人,外加从IT借来的两三个人开始跟时间赛跑,飞速搭建系统。
我们没有了周末,大家每天赶最后一趟班车回宿舍,凭着不服输的拼劲,终于在8月初,基本开发完成了“iCommand—指挥中屏”Map端功能的Beta版本,并邀请代表处VP史睿、地区部VP陆宝强一起过来看我们憋出来的“大招”。这套系统,对着解决“日不清,夜难结”的痛点来做,对准了项目组“盯住事前”、“解决事中”的痛点,基本能实现当天作业“侦查、分析、决策、打击”一体化的管理述求,符合大家心中“中屏”构想,让陆宝强说看到了他一直想要的东西,随即他喊来了地区部几个重量级交付主管一起看我们这个演示,要求梁青峰参照这个东西开发地区部的“中屏”,让老焦参照这个思路改进MS侧的中屏开发。
11月GTS开发者大赛开始报名,此时“iCommand—指挥中屏”还没有完成组装,陆宝强鼓励我们报名参赛,一路过关斩将,最后拿到该“网络集成赛道”第一名,我作为开发代表站上全球开发者颁奖大会进行全球会享。
GTS总裁汤启兵现场体验了我们的作品之后,决定在第二天给任总做的“GTS人工智能与交付模式结合实践进展汇报”中介绍我们的智能单兵装备。之后正舟中台项目组、中东、拉美等地通过GTS开发者大会知道我们的产品后,热情邀请我们做开发交流、同行协助,每外很多代表处找我们共同开发……
“iCommand --中屏指挥”系统上线,让最艰苦的非洲地区部用上最先进的现场作业管理工具,集“侦查、分析、决策、打击”一体化的iCommand中屏指挥平台可以帮助现场预判,将原来的经验转变为实时互动视频+历史关键数据辅助决策;站点的问题也由原来的事后稽查发现转变为远程实时主动识别预防。该系统在南非某大T的首都搬迁中一战成名,得到客户、项目组的高度认可。
 
马有千里之程,无人不能自往
2019年GTS开发者大赛中,南部非州地区部几乎包揽了一半的奖项,iCommand是顺势而为。近年来电信行业整体大环境不理想,客户ARPU值不断下滑,客户年年都有降价诉求;投标时,服务价格报高,难以中标;服务价格报低,客户怀疑你能不能交付。地区部、代表处交付领导早早看清趋势,各种场合,各种机会在不停给我们滴灌“数字化交付”的思想源泉,地区部交付VP陆宝强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借各种机会陪我们看《天空之眼》;史睿在黔驴技穷时,给我们勾勒的他的数字化“教堂”。
“人生如果没有理想,那和咸鱼有什么区别?”相信进公司的每一个同事,都怀揣梦想,胸怀壮志;公司现处于“战时状态”,公司从未停止呼唤英雄。AI,机器人、VR、全息背投等技术都在快速走进我们的生活里,迟早都会融合进我们的业务中,如何“快人一步”,打造更强大、更高效、更简单易用的交付工具,在战场上领先对手,树立客户信心,构筑交付护城河,是我们交付人责无旁贷的历史使命!
 

 
 

上一篇:什么都不说就很美好
下一篇:小市场 大作为